热尼本尼

Markjin 2jae till to die

【MarkJin/JinMark】减肥梗

一针势力重出江湖了!





"晚上还有拍摄?哦,那你结束之后早点回来。"

"我等你。"

段宜恩把手机贴在耳边直到传出嘟嘟嘟的挂断声,手臂才无力地垂了下来砸在大腿上。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看着茶几上自己专门从忙内手上夺过来的外卖盒,眼里盛满了担忧。

珍荣他今天肯定又没有吃饭吧……

这几周,为了拍摄新戏保持身材的朴珍荣被经纪人残忍地克扣了一日三餐正常盒饭,只能吃点沙拉或者水果。在活动的时候,段宜恩看着朴珍荣都觉得他随时随地会倒下,营养跟不上,运动量又大。

唉,担心。

好不容易今天经纪人不在家住,他从金有谦手里抢过留给朴珍荣的饭盒,收到了几句奶声奶气的抱怨之后,就兴高采烈地抓起手机打给心心念念的金勇一。结果,换来了一个心爱的人要晚归的消息。段宜恩觉得今天这餐朴珍荣也吃不了了。

他的珍荣再这样瘦下去,他可要跟着一起心疼死了吧。

段宜恩瘫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等到两点,刚打算划开手机打电话就听见玄关的开门声,直到那个经过长途跋涉满眼疲惫的人映入眼帘时,他才满心欢喜地扑上去抱了个满怀。

朴珍荣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尽管疲惫但还是露出了笑容,对着他耳边说着:"哥,以后这么晚就不要等我了,你不是也很累嘛。"

"我不累,你好好吃饭了没?"果然段宜恩还是最在意这个。

"啊......今天戏太满了,我为了赶回来就......还没吃。"被自己抱着的人愣了半晌,才小心翼翼地说了出来,段宜恩虽然不满,但更多的还是心疼。

"你以后再不好好吃饭,我就亲自去组里看着你吃。"

"那你也要有空才行啊。"朴珍荣低声笑了起来,段宜恩撇撇嘴拉开了朴珍荣,让他先回房间拿衣服洗澡,等到他再出来之后,就看见段宜恩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他叹了口气,上前去横抱起段宜恩往自己房间走去。

等到他把段宜恩安稳地放在自己床上时,就被一股怪力往下拉,自己砸到段宜恩身上的时候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你没睡着?”

“我好想你,珍荣。”

“我也想你,不早了,睡吧。”

段宜恩双手箍着朴珍荣的腰,他还是想要跟朴珍荣说好了才能睡。

“珍荣,要好好吃饭。”

“嗯。”

“瘦了我会心疼。”

“好。”

“爱你。”

“噗嗤——”

朴珍荣被段宜恩这么小孩子气的一段话惹得笑出了声,看着段宜恩投射来不满的眼神,朴珍荣只好安抚安抚他,哄着他快点睡要不然明天就没精神了。

“记得要吃饭,我睡了。”

“好了好了,睡吧。”

“记得吃——”

段宜恩还没说完就被朴珍荣堵住了嘴,被亲得脸颊泛红才被放开,朴珍荣抵着他的额头说,一个字一个字段宜恩耳里变得异常清晰。

“再说你就不用睡了。”

好吧……那就在心里再说一次。

朴珍荣,你以后再不好好吃饭,我就……(⑉・̆-・̆⑉)

算了,还是睡觉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啊 我笔下的段宜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受了( ・᷄ ・᷅ )
对不起我的宜珍魂 写一次珍宜(•͈˽•͈)
好软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我的天啊 好适合现在的软萌段宜恩⸜( ´ ꒳ ` )⸝♡︎








【FlyinDallas( ー̀εー́ )后记】

昨晚简直像是在做梦。

因为我是坐在山顶,所以只能看大屏幕+哥哥们的头顶,就算是这样,在他们刚出场什么都没看到的时候,我听见音乐就哭了,演唱会才刚开始。

朴珍荣说英语还能再爱一万年,就算他在美国放飞自我,那也是我老公,我是不会妥协的。

唯一的遗憾就是七七不在,所有歌的part都空了出来,范七舞台是笔哥一个人完成的,眼泪在眼眶打转硬是没流下来,身边有姐姐不敢哭,开场的时候也是暗戳戳地在抹眼泪,这程度算真爱吗。

中途有一段时间他们下台换衣服准备,所以放了个视频,这次没有女团舞,有一个fans dance的环节,哥哥们录的视频都是英语真是苏出太平洋,然后我时隔五年的第一次跳舞献给了搞基,虽然镜头没给到我那一区,但是鸟们还是都在跟着跳,超级开心。

后面哥哥们都下台在粉丝里面穿梭,这个时候我就非常的恨我的山顶位,明年一定要买最前面的。

然后Ending Talk的时候,真的是哀嚎着叫他们不要走,我17年淑女的操守和坚持就在那一刻毁于一旦了。(这句搞笑)王文王say他希望鸟宝宝们爱GOT7,也希望我们只爱GOT7,我没有犹豫立马就答应了,我是个博爱的人,但是我愿意为了他们放弃其他的爱豆,因为他们才是最重要的。

昨晚Ending菠萝和Mark说了love u,然后我疯狂地喊love you哈哈哈哈哈好像还很丧心病狂的喊了JB,笔哥最后要离场之前,抬头望向了我这一区,然后我就觉得我手上的肉都要被我甩掉了,then……笔哥挥了挥手。

世界再见。

嘎嘎是最后一个离场的,在工作人员把幕帘拉上的途中都一直在朝台下挥手,不得不说,搞基真的是king of fan service.

朴珍荣这个人,结束的时候坐在舞台边撩妹,我实力拒绝嘶吼,下一次我也要做被撩的那个。

最后,做GOT7zzang的时候,王文王小跑着去拿粉丝手上举着的荣宰牌子,然后说这就是荣宰,七个人和鸟宝宝一起做了加油,跟他们一起做G.O.T.7 Zzang真的好不可思议,还有满满的团魂。

世界上最好的搞基,love you forever.

希望七七赶快好起来,不要再有人生病了。

【宜珍/纯脑洞产物】

【宜珍/宜七Ins事件的脑洞产物】


朴珍荣最近这些日子状态异常的差。

他的理由是最近工作太多休息不够导致了自己工作精神不够集中,在早上的音乐银行彩排中再一次的失误以后,他又拿这个理由打发了经纪人然后倒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闭上眼睛之后,脑子里又装满了扰乱他思绪的真正原因,画面中全是一个人,段宜恩。

最近的段宜恩跟其他成员们打打闹闹,感情甚好,也像对他一样把下巴搁在了其他成员的肩上蹭了蹭,也跟荣宰在Instagram上秀恩爱,可能是因为两人一起养coco,所以感情才迅速升温了吧,朴珍荣觉得他们俩的感情都要比跟自己好了。

也许段宜恩跟其他成员关系好在别人眼里是正常的,可是在朴珍荣看来就是非常的不自在,原本只跟自己做这些亲密动作的段宜恩突然也开始跟别人做,朴珍荣的心里像喝了一瓶醋一样酸,而且……

这些画面里根本就没有朴珍荣的身影,段宜恩已经很久没跟他一起玩了,就连拍摄站位也好像故意一般不站在他旁边,跟他搭话也是几句就敷衍了事,朴珍荣想到这里还开始有点难过了。

没过一会儿,他听见了门打开又被关上的声音,下意识的以为是其他成员们进来了,但是却迟迟没有崔荣宰和王嘉尔吵闹的声音出现,又感觉到身旁沙发陷下去了一块,朴珍荣疑惑地睁开眼,就看见了面前近在咫尺的段宜恩正用关心的眼神看着他,朴珍荣往另一边挪了挪,然后低着头小声地喊了一声Mark哥。

“状态怎么这么差?发生什么事了吗?”段宜恩询问,他看出了朴珍荣最近的不对劲,他用来打发经纪人的理由才不能糊弄到自己。

再看看他现在看自己的眼神……那多半是与自己有关了。

朴珍荣顿了一会儿没说话,望向段宜恩的眼神里带着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幽怨,好像突然想到了一句话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问出了口。

“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他问出口以后才突然意识过来,想要刹车的时候却已经刹不住了,然后自嘲地在心里想着人家从来都没说过喜欢你,这问题问的是什么鬼啊。

朴珍荣,你太自以为是了吧。

“怎么这么说?”段宜恩听完问题后一怔,大概猜出了他的小珍荣是为什么摆出了一副怨妇的模样了,但是还是想逗逗他,亲耳听到是什么原因。

“没事,没什么,只是……”朴珍荣想要挽回,却被段宜恩的眼神盯得无所适从,最后妥协地叹了口气,低下头用手指在腿上画着图形,想要转移自己说这种话的羞耻感,“哥你最近都不理我了,拍摄的时候也不站我旁边,彩排的时候明明你的位置总是在我身边但是我就是觉得你离我很远,而且,哥你跟荣宰在Ins上发的那个是什么鬼啊!我都没有跟你发过那种东西……”

“所以……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

朴珍荣说着说着藏在内心深处的委屈呈上升趋势逼到了他的眼眶,声音也带出了哽咽,段宜恩看着可怜的朴珍荣泪眼汪汪地看着他要答案,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是欢喜的,忍不住用双手捧起他的脸,笑着说:

“我们珍荣原来是因为这个这么委屈啊~”

“怎么样,要拍bobo照上传吗?”他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功能然后佯装要拍亲脸照,被朴珍荣左躲右闪地表示拒绝,“还是直接……”他唇角一挑,一手按着朴珍荣的后脑勺直接果断地吻上了他的唇。

咔嚓。

快门响起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很久,段宜恩和朴珍荣贴在一起的唇瓣却还在厮磨缠绵,直到软在自己怀里的人脸憋的通红,段宜恩才放开他,一脸迷茫的朴珍荣抬头看着依旧笑着的段宜恩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是?”

“告诉你我喜欢你,然后收集资源发Ins啊。”说完还对朴珍荣做了个wink,玩弄翻转着手上的手机。

“刚刚那张不能发!”朴珍荣慌张地想要夺过那拍下照片的“罪魁祸首”,结果又被段宜恩轻松地困进怀里不能动弹,朴珍荣见反抗无望,说话的声音也软糯了许多,“哥…那张图不能发…”

“那……我们再拍一张吧”段宜恩双手搭在朴珍荣的背上解锁屏幕,然后举到朴珍荣的头顶拍了一张,然后审视了一下满意地笑了,还给朴珍荣看,“这程度足够证明我们关系很好了吧?”

段宜恩争分夺秒地把照片发了出去,下面还配文字“我们珍荣儿脸红了吗?kkkk”,没经过朴珍荣同意就已经发送成功了,段宜恩看着朴珍荣一脸错愕加上信息量太大还没整理好的表情,有一种恶作剧得逞的感觉。

“那个…那么…Mark哥我就先出去了。”朴珍荣脑子里乱糟糟的,就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刚起身就被段宜恩扯住了手腕,踉踉跄跄地又坐在了沙发上,朴珍荣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见了喜欢的人一样心脏扑通扑通的。

什么?喜欢的人?

喜欢Mark哥吗?

“珍荣,我很高兴你会因为我吃醋,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因为这种事情再烦恼了,好吗?”段宜恩抓着他的手腕认真地跟他疏通,而朴珍荣却已经因为“吃醋”两个字慌了神,“相信我,你在我心里永远是Number One,OK?”

“I always love you most.”

朴珍荣镇定下来以后,看着段宜恩真挚不像开玩笑的神情,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想要不顾一切就跟这个男人在一起,也羡慕他能这么坦诚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嗯”

就算暂且还不敢堂堂正正地跟他在一起,我也可以说出目前的想法吧?

Mark哥,我相信你。

【哈哈哈哈哈哈因为宜七ins秀恩爱我就脑洞出了一个吃醋的猪妮儿,又是强行开窍系列,猪妮儿对马克哥哥的占有欲也不逊色于马克哥哥对他的哈哈哈哈,达拉斯热炸了家里的中央空调还非常的难搞开不着,冷漠脸,一言不合就开脑洞嘻嘻嘻。有没有去达拉斯场的亲故啊啊啊啊啊咆哮】

【宜珍】一步两步(完结/伪甜)

07<<<

离回归日期已经没有几天,朴珍荣在这段时期一直都没有跟段宜恩站在一起走在一起,为了控制自己时刻想要扑到段宜恩身上的欲望,他和段宜恩的中间永远都隔着林在范或者王嘉尔。他偶尔与段宜恩对视都能看出他眼里满满的失落,朴珍荣攥紧拳头,对自己默默洗脑宣传期很快就过去了,很快就可以跟Mark哥说明白了。但其实,这段时间没有他想得那么快,打歌节目上完以后又跟着演唱会,日日夜夜都在练习的生活让本来就心情复杂的朴珍荣堆积了很大的压力,就差一个发泄的渠道。

日本巡演的最后一场,在Talk环节的时候朴珍荣总能感受到站在身边的忙内金有谦落在他身上的可疑目光,他也想不明白是什么事,但是当BamBam拿着话筒充当主持人对台下粉丝大喊想看壁咚吗的时候,还没听到回应朴珍荣就被向他走近的段宜恩推到由金有谦友情扮演的墙上,段宜恩的脸离他很近,他紊乱的呼吸拍打在朴珍荣的脸上,朴珍荣觉得自己的脸像烧起来了一样热,边违心地笑着边说不要,可是手却不知道期待着什么搭在了段宜恩的肩上。很快的,朴珍荣的嘴也被段宜恩的手抵住,这时候朴珍荣笑也不是哭也不是,只得安静地看着一脸真挚的段宜恩,当天刚好是圣诞节,段宜恩靠着他的额头低声说了句Merry Christmas,朴珍荣几乎要扛不住他温柔的嗓音,随后又像晴天霹雳一样听见了段宜恩说的。

“Junior,我爱你。”

朴珍荣还在愣的时候段宜恩放开了他,迅速地退开了一段距离,他听不见全场激动的尖叫声,也没听见台上成员看得一身鸡皮疙瘩尴尬的怪叫声。朴珍荣的脑袋里不停的重复循环段宜恩说的三个字。

“我爱你”是对他说的吗?

诶咦绝对是开玩笑的。

朴珍荣虽然这么想着,却又非常的期待段宜恩是认真的,这种纠结的心情几乎要让朴珍荣接近崩溃。演唱会最后一首歌全场大合唱,朴珍荣意识到要结束了,绷了许久的眼泪终于像洪水一样破堤而出,一开始朴珍荣还想强撑边笑边抹掉不断涌出的泪水,直到自己被一双手从背后搂住,朴珍荣终于忍不住嘤嘤地哭出了声,捂着脸不想让粉丝看见自己这副模样。

“珍荣啊,别哭。”

“今天没跟你商量就对你做出了那么尴尬的事,对不起。”

“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段宜恩把背对着他的朴珍荣转过来面对他,一直埋着脸哭泣的朴珍荣转过来就扑在段宜恩的的肩上,段宜恩无奈又心疼地缓缓拍着他的背,自己本来并没有一点哭的欲望,如今却因为朴珍荣的眼泪而湿润了眼眶,段宜恩把头埋进朴珍荣的肩膀,语气闷闷的带着哽咽。

“珍荣啊……你讨厌我吗?”

“……”

“珍荣啊,我真的很喜欢你。”

朴珍荣听见段宜恩把自己在心里藏了好几年的心思就这样毫无顾忌地说出来,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哭得就更加厉害了。放开捂着脸的手抬头看着段宜恩张着嘴老半天都哽咽不出一句话,盯着他觊觎了许久的唇却因为在公众面前没有办法吻下去证明他也喜欢他,只能默默的哭着点头。

演唱会结束以后下到后台,段宜恩从后面赶上来拉着朴珍荣的手往角落走去,看着两个人往不同方向走的林在范想要跟上去却被金有谦拦住,眯起笑眼对他说:

“哥,让他们解决一下吧。两个人总是这么躲躲闪闪的也不是办法。”

“他们……?”

“哥你这个宇直不会懂的,还是不要问了。”

BamBam从后面岔断林在范的话,然后推着金有谦和林在范往休息室走去。而这边的段宜恩和朴珍荣站在角落里,狭小的空间只听到此起彼伏的呼吸声,两人面面相觑,朴珍荣不知道要说什么,段宜恩是不知道怎么说。然后沉寂的气氛被一声啊打破了,朴珍荣抬头寻找声音的主人,怎料眼前出现了一张放大版的段宜恩的脸,唇瓣也被温暖湿润的覆盖。这时朴珍荣脑里的纠结疑惑都化成了一个个粉红色的泡泡,片刻后段宜恩才放开快要失去意识的朴珍荣,抵着他的额头,温柔地笑着。

“之前为什么躲我?”

“因为……公司要求。”

“比公司要求更早之前为什么躲我?”

“……”

朴珍荣脸红着支支吾吾地瞎扯理由搪塞,但是四处晃荡的视线出卖了他,平时挺聪明的孩子怎么一到这种时候就那么容易看透呢。段宜恩毫不犹豫地揭穿了他,手指摩挲着他的唇,朴珍荣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活了过来,急忙抓住了段宜恩作恶的手,低头喃喃的说:

“因为我发现我……好像喜欢你啊。”

“傻瓜珍荣。”

全世界应该只有你看不出我喜欢你吧。

段宜恩抱着朴珍荣在他耳边叹了口气,朴珍荣还是习惯无能的僵在原地没有回应,直到段宜恩说“你抱抱我吧珍荣啊”他才机械地把手搭上了他的背,两个男人单独抱在一起的画面他到现在都不敢想。但是就算这样,他也决定了。

为了结束他的单相思,他要跟他最喜欢的哥哥在一起。

不顾一切的。

08<<<

啊。

这个充满纠结的冬天终于过去,万物新生的春天到来了。

“哥,我们过几天去看樱花吧。”

“比起樱花我更想看你。”

“什么啊!”

朴珍荣和段宜恩在回休息室的走廊上像往常一样打打闹闹,唯一与平时不一样的,就是两人紧紧握着的手。

-我终于一步两步走到你面前了,珍荣啊。

-抓住了,我就再也不会放开你。

做好觉悟吧,Mark哥。

END.

——————————
第一篇文嘤嘤嘤完啦(●°u°●)​ 」
团团对珍荣真的好温柔呜呜受不了要陷入了。
最近Oh My Girl的新歌也叫一步两步哈哈哈哈我是不是有预知功能(?)

【宜珍】一步两步(半现实/现实梗)

01<<<

珍荣啊,你讨厌我吗?

02<<<

朴珍荣一个人坐在黑暗的练习室里,刚刚全体被召去开了个集体会议,结束后其他成员都先他一步回宿舍了,只有他一个人脑袋昏昏沉沉的躲在这里。

开完会以后朴珍荣本来是想要跟成员们一起回宿舍,结果刚站起来就被企划部的职员拦下了,被告知下一次专辑的主捧是他,让他回归前好好管理形象,男亲豆的形象绝对不能因为跟队友玩得好就毁于一旦。

“你和其他成员感情好这可以理解,但是自己要确定底线。”

朴珍荣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给对方恭敬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开,在走廊上毫无目的地走着,最后按习惯路线走进了练习室,灯也没开一个人在黑暗的空间里沉思。他知道企划部的人在说谁,但是他不知道他做的有这么明显,他明明就只是把他当做好兄弟来对待的而已。

至少是装作好兄弟来对待的。

03<<<

签售会上,朴珍荣正在玩命地签着一张又一张不断放在自己面签的专辑,而坐在身边的段宜恩却显得非常的悠闲,拿起迷你摄像机就开始拍他,还兴致勃勃地准备采访忙得焦头烂额的朴珍荣。

“珍荣啊,累吗?”

“不累啊,都是为了鸟宝宝。”

“喔~果然是我们珍荣!”

“可是Mark哥你为什么这么悠闲。”

“哪里悠闲了,我这不是忙着拍你呢嘛。”

朴珍荣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笑,抬起左手推开段宜恩让他去拍坐在旁边无所事事的金有谦,段宜恩挑挑眉然后往金有谦的座位走去。

“有谦呐!来跟我自拍!”

朴珍荣偷空转了个头看段宜恩,对方正跟金有谦兴致勃勃地拿着手机拍照,然后把脑袋转回来埋头继续签名,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叹了口气。

04<<<

段宜恩跟王嘉尔从练习生时期就玩得很好,可能一样是中国人然后又能用熟悉的英语交流吧,那时候朴珍荣已经是预备役,跟新来的练习生总感觉有隔阂,他也出于对自己出道位置的保护,没有跟除林在范以外的其他练习生有过多的来往。所以当段宜恩放王嘉尔一个人来找他吃饭的时候,他几乎是张大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支吾了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倒是对面的少年笑得一脸灿烂。

“珍荣啊,一起吃饭吧!”

“我……我想要等等在范哥。”

“啊……可是我刚刚看见在范他在练习室刚开始练习诶,没关系我会跟在范说的,跟我去吃饭吧!”

段宜恩伸手去拉朴珍荣的手腕,朴珍荣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就已经被他拖出了公司,坐在了公司隔壁的小餐馆里。既来之则安之,朴珍荣埋头吃着刚端上来的乌冬面,但是对面的人炽热期盼的眼神让他有些不淡定,憋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抬起头问段宜恩:

“哥,你找我有事吗?”

“啊……被看穿了,珍荣啊,这次月末评价跟我一组吧。”

朴珍荣听完之后愣愣地看着段宜恩对他笑得灿烂,他以往这么多年都是跟林在范一起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重新找搭档,段宜恩问出口之后他还真的有点错愕。可是再想想,林在范这些时候都是一个人进一个人出,好像有很长时间都没有一起练习了,朴珍荣想到这里莫名失落,然后朝段宜恩点了点头。

“哥你跟我组队的话就不要后悔哦。”

“绝对不后悔!I promise!”

段宜恩答应着边伸出三只手指作发誓状,朴珍荣微微一笑低头继续吃面,也许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生活就跟段宜恩绑在一起了吧。

05<<<

和段宜恩一起组队的月末评价过去没多久,公司就开始挑选下一个新男团的出道预备役成员了。林在范和朴珍荣不出所料地在预备役名单的最上面,接着就是王嘉尔和段宜恩,还有几个练习时间比较久的A组B组成员。出道成员只有7人,所以剩下的只能被淘汰继续练习,气氛应该是很紧张的,只有王嘉尔和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练习生在嘻嘻哈哈。

“呀BamBam!今天中午怎么不等我吃饭!”

“哥你不是跟Mark哥一起吗??搞得我还去找了有谦一起。”

离上课开始还有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朴珍荣和林在范坐在沙发上全程观看王嘉尔和BamBam争论些非常无语的话题,然后段宜恩偶尔上去制止一下,这时候的段宜恩没有像那天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活跃,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在看着大家玩闹在旁边偶尔跟着笑一笑,这让朴珍荣有些精神恍惚好像搞不清楚哪个是真的段宜恩。

“Mark哥他其实是个怎样的人啊?”

“我以为你上次跟他一起组队是因为已经对他很了解了。”

朴珍荣不知不觉地喃语,坐在他身边的林在范听到之后语气冰凉地回了一句,朴珍荣回过神来尴尬的哈哈赔笑,林在范在因为他没跟他组队生闷气,已经对他冷嘲热讽半个月了。特别是他跟段宜恩月末评价拿到A的时候更是争风吃醋,朴珍荣什么也不说任由他闹脾气,毕竟从小到大他也习惯了。

“Mark哥好像很喜欢你?”

“诶?怎么这么说?”

“不知道,男人的直觉。”

林在范的男人的直觉一说,终于在出道后被朴珍荣证实,出道后的段宜恩几乎每天都在朴珍荣身边像向日葵一样转悠,时不时开心了撒个娇然后在他脸上亲一口。一开始朴珍荣觉得没什么,因为段宜恩从小受西洋文化影响,行为开放很正常,可是越到后面朴珍荣越觉得不对劲。

不是段宜恩不对劲,而是他。

他自认为他是一个非常能接受身体接触的人,但是自从段宜恩在自己身边的时间久了之后,他偶尔落在脸颊上的吻会让他的心跳突然漏一拍,然后开始扑通扑通地狂跳,这种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奇怪现象让他害怕,而且段宜恩唯独对他特别的情况也让他产生了莫名其妙的遐想。朴珍荣不敢说,也不敢做出什么异常的行为,只不过会渐渐地开始躲避段宜恩的亲吻和自然而然就牵上来的手,他不是看不到段宜恩在他躲开以后僵住的表情,他只是想要理一理自己的心情。

06<<<

终于在一次彩排的时候,段宜恩做martial arts tricking的时候落地没找好重心踉跄了几步往台下摔去,正好被站在舞台前的朴珍荣眼疾手快地扶稳,他双手扶着段宜恩的肩膀,眼睛瞪得大大的确定眼前的人没事并且还对着他微笑以后,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还在因为自己对段宜恩的心情而烦恼,迅速把他扯进自己怀里紧紧地抱住。

“哥……小心点啊。”

“别担心,我没事。”

朴珍荣感受到背后搭上了一双手,也紧紧地搂住了他,这时候他感觉脑子里有根弦'啪'地一声断了,接下来脑海一片空白。朴珍荣努力的想让自己的理智回归,可是越这样他就越慌乱,慌张地推开怀里的段宜恩匆匆说了句“Mark哥你保重我要去做采访了等会儿见”就逃跑似的离开了舞台,剩下段宜恩站在舞台上因为朴珍荣突然的主动而不住地傻笑。

【我不知道你为何开始不断从我的身边逃离,当我发现我慢慢地开始被迫退出你的世界的时候,你给我的拥抱可以让我拥有再一次靠近你的勇气。——段宜恩】

朴珍荣确定了自己对段宜恩绝对有别的感情以后,竟不再突兀地躲避段宜恩,更多的时候是跟出道初期一样两人自然的相处,只不过段宜恩不会再动不动兴高采烈地凑过来在他的脸上亲一口,也不会拖起他的手习惯性地十指紧扣。两人保持着刚刚好的距离,每当朴珍荣的余光撇到段宜恩的时候他的心都会抽一下,是因为他的迟钝才会使这场面变得无法收拾,所以他开始渐渐地向段宜恩靠近,为了隐藏自己的感情也为了让他们继续做好兄弟。

可是这次回归好像又要违背他的初衷了。


——————————

我有话说♡

嘤嘤第一次在lofter发文【梗张】
这篇文我在宜珍吧发过,希望更多人看到所以发到这里来啦。
还有就是,以后我也会多多写文发到lofter的请不要大意的喜欢我哦。
这篇文已经完结了,但是有点长我就分两篇发上来了。
爱你们♡